医院新闻
通知公告
新药介绍
党建平台
医疗动态
行风建设
医院新闻
袁婷:我是有担当的90后
发布人: 发布时间:2020-03-10字体大小:【

            每天睡觉前,袁婷会和家人报个平安或者视频聊聊天,整理好上班要带的日常用品,然后刷刷关于偶像傅菁的周边消息,带着满满的正能量休息。这一切看上去似乎与普通女孩的生活没有两样,可她工作的地方是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光谷院区,她是一名支援武汉的逆行天使。

     3月9日,袁婷到武汉抗疫一线已满一个月,她说,胜利就在前方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我年轻 危难时刻我先上

1993年出生的袁婷,是人们口中的90后,也是我院ICU的一名护师,别看她小,她已经是个有7年工龄的熟手了。自从进入医院,她就一直在ICU工作,对于抢救和护理危重症患者,她说自己心里有底。
2月8日晚接到要去武汉支援的通知时,袁婷没敢告诉父母,不想让他们担心,希望父母能睡个好觉,直到第二天出发去医院前,她才打了个电话,也很快就挂了,因为妈妈在电话那头声音有些呜咽,断断续续说着让她注意保护自己的话,感觉快要哭了。大年三十晚上,医院发出招募第一批支援湖北志愿者通知时,袁婷正在医院上夜班,她想也没想,就报了名。她说,2008年汶川地震时,她在电视上看到各地医护人员前去参与救护,自己成为一名护士后,也曾想过如果国家再有危难,她也想尽自己的一份力,得知武汉发生新冠疫情,她早就和同事讨论过,如果需要前去支援,她一定当仁不让。报名后,家里人她谁也没告诉,包括新婚才2个多月的丈夫。“如果真的要去再告诉他们也不迟,不希望一家人都因为我报名去武汉有思想负担,我们都是普通人,都会害怕未知的病毒和死亡。”到武汉后,妈妈一直不敢跟她视频,怕影响她休息,而丈夫也天天数着她回来的日子,同事朋友更是时常给她加油鼓劲。

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袁婷在为患者吸痰

不怕累 照顾病人是天职

医疗队到武汉后的第三天,袁婷就正式上了一线。“说实话,第一天上班真的特别紧张,虽然防护服穿脱练习了无数次,但进入病区后,才真正有了上战场的感觉。”刚开始,袁婷的主要工作是辅助医生收治患者,由于她所在的重症病区患者没有家属陪护,所以除了为患者进行常规的护理治疗,喂饭、打水、擦拭身体、辅助患者上厕所等一系列日常生活需求都由她们一手包办,而患者生活用品上有什么短缺,她也会想尽办法帮患者补上。因为一直在ICU工作,所以这些对她来说已经习以为常,可在患者们的眼里,为了照顾她们,护士受苦了。所以,她常常因为自己做的小事,收到患者的感谢。

第一天晚上,她负责管理一个病房里的3名患者,当她为其中一位患者阿姨打好热水转身出病房时,阿姨轻轻的说:“护士,真的谢谢你们来支援武汉,我在这里看到了生命的曙光,感受到了爱。”阿姨的这一句谢谢,就像一针强心剂,让初来乍到的袁婷有了归属感。她说:“前几晚,因为刚到,没开展工作,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胜任,压力很大,晚上翻来覆去总也睡不着觉。上了一天班后,觉得自己有了工作的方向,也渐渐理出了工作思路,有了前进的动力。”

由于每天的班次在轮换,为了赶上去医院的班车,有时吃饭的时间有限,她吃点泡面和饼干垫垫饥就去上班了。后来,有了经验后,袁婷每次吃饭不敢吃太饱也不敢吃太少,这样既可以避免上班时穿防护服勒的太紧不舒服,还能预防低血糖。

工作一段时间后,袁婷负责的对象固定为重症监护病房的患者。一个重症监护病房里面住着2名重症患者,袁婷和同事一人负责一名患者。其中一位六十多岁的婆婆不久之前接受了插管治疗,不仅接着呼吸机,还连着镇静、升压、降血糖等好几个注射泵,袁婷在工作时,要时刻关注这些仪器,做到既维持患者的生命体征,又不使患者发生呛咳。由于重症患者生活都无法自理,而他们因为服用药物的原因,会比别人更容易拉肚子和排尿,所以袁婷还要细心观察,及时帮患者擦拭身体、更换衣物、处理排泄物。考虑到患者长期躺着不动容易长褥疮,袁婷还要定时给婆婆翻身,而每次翻身操作时,患者都会或多或少咳出一些气溶胶,所以她的工作环境更加危险。每次进入重症病房工作,她都要在防护服外面再套一层隔离衣,然后再戴上防护面屏。有次工作时,袁婷一直持续感到胸闷,一起工作的小伙伴劝她出去休息一会,可考虑到出去再进来要浪费隔离衣和防护面屏,她不停地让自己深呼吸,坚持到工作结束才走出病房。就这样,工作的5个小时里,她不曾有过一分钟休息,每次从重症病房里出来,不仅贴身的工作服湿透未干,就连防护服上都有一层细细的“汗珠”。袁婷说:到武汉本就不是来享福的,我是护士,照顾患者是我的天职,只要患者能早日康复,我的付出就不算白费。

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袁婷查看患者呼吸机参数

乐天派 胜利终将属于我们

作为我院支援武汉医疗队里年龄最小的那个,4个姐姐在工作中时常照顾她,而活泼乐观的她,也常常逗姐姐们开心,充当大家枯燥的支援生活中的“开心果”。

刚到武汉时,大家在饮食上都有些不适应,一次袁婷说,做梦梦到第二天有美味的鸡汤,结果第二天真的有鸡汤,后来姐姐们每天都把想吃的告诉“袁大师”,让她许愿,这成了大家每天吃饭前的一个小游戏。袁婷说:“出门在外,我们就是一家人,虽然武汉之前疫情严重,但现在情况已经好转,生活再难,我们也要保持乐观,自己给自己找点乐趣,才不至于在医院宾馆两点一线的生活中太过压抑。”

而她自己,也从刚到武汉时需要姐姐们帮一把的“紧张宝宝”,变成了能独当一面的小能手。袁婷说:“病区里已经出现空床位,连续几天都有患者转去方舱医院,没有重症患者转过来,这不就预示着我们离胜利不远了嘛,疫情不退,我们不退,胜利一定属于我们!”

“十年前,90后一直被说是最没用的一代,那是我们还没长大。没有一代会垮掉,每一代都有自己的担当。”这是袁婷在朋友圈写的一段话,而她也正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体现着自己的担当。

宣传 蒋若妤

技术支持:信息科 苏ICP备15013635号